尋找21世紀風格的大吊燈




尋找21世紀風格的大吊燈
Searching fo a Chandelier That Evokes the 21st Century
王麗娟譯

New York Times (3月28日)By RICK MARIN
大吊燈就像寶寶,一旦有了一個,或想要一個,舉目無處不見它們蹤跡,包括商店櫥窗、時髦俱樂部、公園大道牙科美容醫師的公寓內。 遊一趟巴黎,我們下榻的珂希雍大飯店高雅的餐廳內,大吊燈熠耀生輝,在「百家樂」新總部,設計師菲利普?史塔克將一只大吊燈浸入一個巨大水箱中。就是連鎖店「城市裝配工」,也賣品名「香檳氣泡」的塑膠大吊燈,每個售價廿美元。

主持家飾用品網誌Apartment-therapy.com的室內設計師麥斯威爾?吉利根─萊恩說:「大吊燈一天比一天搶手。」他說:「這是一大轉變,從現代的多重環繞室內光源,轉變成一個中心主燈。」
紐約設計商店「摩斯」的穆瑞?摩斯說,約卅年前,軌道燈和嵌燈開始大眾化,結果扼殺了大吊燈。他說:「照明史一直是光源史,後來隱藏的特質變成焦點。」他說,大吊燈「遠離我們的意識,約五年前才又去而復返。卅年後,我們開始懷念大吊燈這個光源的魅力。」
我對大吊燈的渴望,開始於整修蝸居,我想將我那極簡派的單身斗室變成一個女性化的家庭住所。
舊式大吊燈貨源很多,但我想要的是既夠現代又簡約的大吊燈。後來,我在曼哈坦市中心看見有人拍賣穆拉諾大吊燈,顏色有暗紫、桃紅等。
風格陽剛,甚至可用孔武有力形容的室內裝潢業者史蒂芬?甘布洛爾說:「穆拉諾大吊燈屬於傳統大吊燈的早期現代造型。」甘布洛爾樂於將傳統的法國水晶融入現代裝潢。他說:「法式吊燈現在不再乏味與繁複。因為它裝飾的是線條較簡潔的房間,這種空間適合引進一些美麗精巧之作。」
他暗示,餐桌上方安裝大吊燈,仍有些落入俗套,但我說我正有此計畫後,他不再堅持自己的看法。他說,兩張餐桌上方懸掛兩個大吊燈,看起來「休閒」些。
摩斯說,大吊燈「永遠讓人有浪漫遐想」,其捲土重來,則要歸因於極簡主義在1990年代末期引起反動。
現在一股無從阻擋的新表現趨勢逐漸成形:帶有反諷意味的大吊燈。布魯克林燈光設計師馬修?狄林有個作品是一個卡通造型的傳統大吊燈,使用兩種深淺各異的霓虹燈光。
狄林的公司名為「點亮霓虹」。他說,大吊燈已從不「流行」,變成「可以接受的酷燈」。
在布魯克林威廉斯堡的設計商店「完美未來」,老闆大衛?艾哈德夫承認崇拜大吊燈。他說,「它是以單一物件改變房間樣貌的一個途徑。」
單一物件。真是讓一個設計完美主義者魂牽夢縈的字眼。我找了又找,終於找到一家叫「薄荷」的英國公司。公司的「宮殿T4」,是個威尼斯風格大吊燈,以扁平而非圓形的深藍淺藍色壓克力組件組成,售價約570美元。
「薄荷」的設計師派翠西亞?艾德勒說:「近幾年,我不斷探索如何將外形去蕪存菁。」她的大吊燈使用茶燈大小的發光蠟燭,而非燈泡。有什麼比這更浪漫,更逗人遐思,更像吊燈?

【2005-04-02/聯合報/C7版/教育】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