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gon Schiele 希勒 與Cesky Krumlov

Egon Schiele 希勒 Cesky Krumlov

Egon Schiele (希勒) 是我很喜歡的畫家,自己本身就有他的一些複製畫,在台灣他最有名的印象應該是陳文茜的『文茜小妹』這本書,封面引用了他的名畫“Seated Woman with Bent Knee”,只是人頭換成了陳小姐的,陳小姐在書內的文字辛辣、尖銳、言人所不敢言,相當符合希涅當時的驚世駭俗、為人不敢為的畫風,所以這樣的移花接木的拼貼還算合理。

上次到了捷克Cesky Krumlov,這個希涅畫史上重要的城市,身為超級希涅畫迷的我怎可輕易錯過,所以即使Cesky Krumlov 這個時間凍結、保存良好的中古世紀小鎮、整個城鎮都被列為世界遺產、幾乎處處是景點,我還是一下巴士就急急忙忙的前 Egon Schiele Art Centrum』,這個以希勒為名的藝術中心,想要好好的接受希涅衝擊、細細觀賞其畫筆下的點點滴滴。

但是一進美術館,真是大失所望,竟然連一幅希勒的真跡都沒有,有的只是大圖輸出的生平介紹與翻版複製畫,當然還有一些與我一樣悵悵然的日本觀光客。

原來世界上Egon Schiele館藏最豐富的地方,並不在這裡,是在維也納的博物館區裡的Leopold Museum,就像要找廖繼春的畫,你在嘉義美街找不到,但是台北美術館卻不少,藝術收藏是隨著經濟力量往大城市移動,那麼希涅到底與Cesky Krumlov有什麼關係呢?


21歲時,希勒與他的小情人為了逃避窒息的維也納創作環境,想要找尋更有靈感的創意空間,於是他們搬到到了他母親的故鄉Cesky Krumlov,在這裡希勒創造了其有名的Dead Town 系列,這些從高處望下層層疊疊的陰鬱屋頂,都是他在Cesky Krumlov的風景寫生,另外他也將當地純樸的鄉間少女,個個畫成了開腿、撩人的個性女子,難怪不到2年的時間就被保守的鄉民以傷風敗俗為由將他逐出了Cesky Krumlov



然而今天Egon Schiele 卻成了Cesky Krumlov最大的藝術驕傲,曾經讓我大失所望的希涅藝術中心,其實職責也不在收藏,它比較像是藝術推動的行政中心,這裏常舉行的音樂節、與夏天城堡花園中戲劇演出,大都由希勒藝術中心推動、主辦。



偉大的印象派初展時曾被嘲笑為無意義的『印象』、廖繼春的『林中夜息』大改其寫實畫風、將物象化為幾何的構圖和顏色搭配、希勒被逐出Cesky Krumlov,這些當時被認為離經叛道的藝術表現,如今都成為經典,那麼在玩盡花招的現今空間設計意象裡,什麼才會成為未來的經典呢?

1 則留言:

SAMMI 提到...

我也很喜歡SCHIENE以及另一位KLIMT
今年5月份去了一趟 捷克跟奧地利旅行
當地到處都看的到 他們的畫作
之後我就深深喜歡上了

我還特地跑去LEOPOLD MUSEUM,
就為了看他們兩位的畫作^^